关注乐宿华黄网微博:
首页 - 国外 - 正文

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2019-09-11 17:21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705次
标签:a

川南这座小城的艺术职工学校,在一座不知名的矮山脚下,山上是广播电视大学,对面是妇幼保健院,旁边是刑警大队,周围还有参差错落的居民房。

相比之下,新闻传播类、经济学和汉语言文学等专业的薪酬就比较低了。尤其是汉语言文学专业,毕业5年的薪酬和毕业1年的薪酬之比远低于其他热门专业,成长性比较弱。

那天,我和倪虹一起去广播电视大学的山上哭了一场,发誓要练一个比“高空车技”更好的节目。

那一年,我22岁了。夏天回家休假,我认识了父亲好友的女儿小梦,当时,她已是一所著名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的学生,杂技团团长的儿子也考上了政法大学,我们也因此时常相聚。我这才忽然意识到,但凡是认识的同龄人,几乎是大学生了,即便没考上大学,总也是上过中学的。

“这么快就练完了呀?今天我休息日,刚想过来找你研究研究我新学的动作咧。”我迎上去问道。

武金老师就叫上我和倪虹,还有从体校来的两个学员说:“干脆你们4个一起练,哪个好就哪个上。”

这让我比小荷多了些自信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一举中第。无课的大四诱惑多多,毕业季很难“独善其身”,我果断回家,报了一个公考培训班。

“嗯,反正这家健身房不要像你之前那家卷钱跑路就好。”我笑着打趣。

好在团长在耳幕中聚精会神拉住了我的保险绳,保险绳不能过于松,松了就等于没保险绳;也不能过紧,紧了会使整个五连环铁圈失重而倒塌。我就在保险绳的庇护下,完成了倒立、含花等一系列动作。那5分钟在我看来,像几个世纪那样漫长。

我一般没课就去健身,也算是“错峰出行”,可即便如此也还是经常要排队。我每天会在健身房耗上一两个小时,增肌、力量训练为主,有氧训练为辅。当然,这种强度的训练配合私教更好,但囊中羞涩,着实难负担300元一节的私教课。

我口中的水瞬间喷了出去:“啥?啥玩意,7天?他们是要向企事业单位看齐吗?”

我哀声长叹:“唉!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我再也不考公务员了!”

这家健身房唯一的缺点就是场地太小,人多就会拥挤,练器械可能要排队。可转念一想,这里离宿舍这么近,还有热水澡洗,不管天冷、天热都自在。

也许我的祈求感动了上苍,李建笔试、面试均为第一,由无编制的报社记者变身为公务员。

路过曾经人气颇旺的搏击区,也没了往日的热闹。那条写着“欢迎泰国泰拳教练来本馆执教”的横幅依旧挂着,却不见有外籍教练模样的人授课,只有零零散散的会员在里面训练——半个月前,这位外籍泰拳教练的到来,让搏击区热闹非凡——我随口问了一个工作人员,说是这位教练有事回家了,前台的公示也似乎印证了这种说法。

例如2018年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河北省文科分数线为691分,而当年河北省文科690分及以上的考生人数仅为29人,该专业分数线之高可见一斑。

站在货车上去满街游行,一边播放着土气的音乐和蹩脚的广告,一边穿上上一个节目的女演员刚换下来的脏演出服,我难过极了。在“豪斯登堡”,我们像是人人尊敬的艺术家,可回到这辆马戏车上,我们不过是跑江湖的卖艺人。我甚至不敢正眼看街上的行人。

晚会上,围着洁白围裙的荷兰姑娘跳着欢快的舞蹈;泼辣奔放的西班牙女郎,流淌着弗拉明戈的血液;自美国的大胡子爵士鼓手,在蓝紫色的灯光下用生涩的中文一字一句对我说: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爵士乐队!”还有金发高个儿王子装扮的人在我手掌上划出几个字母,又点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italy。”

如此高的人员流动必然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把了解这栋建筑秘密的人数控制到最少。

毯子都需要自己做,用一根指头粗的麻绳挽一个斗碗大的圈,一针一针固定在毡毛毯中间,再用棉布包起来。转毯的时候,脚尖就始终固定在那个圈圈里,才不会飞出去,这样的圈就叫“门子”——当然,每个道具都有各自不同的门子。

我跟他说了从朋友那里听来的关于小股东做假账的传言,李教练没发表什么看法,只是说道:“这间健身房其实不该搞成今天这样的,还是有蛮多在册的会员。”

前一批教练刚走,新一批教练就来了,专业程度上也是半斤八两——其中的大部分人毫无训练痕迹,专业知识欠缺,至于职业素养,更是垃圾。

对于斯托尔斯夫人而言,这不是一笔小数目,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签几份文件。霍姆斯向她保证,所有的程序都是合法的。

我回去和朋友们说起这件事,一个哥们悠悠地说:“听闻这家俱乐部的小股东,就是那个搞搏击的,起初人家大股东看重他是内行,就让他做健身房的管理者,拿双份人工(

至于朋友说的那个小股东做假账中饱私囊的事,我们也没法去印证真伪,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答应送我那几个月的训练时长,最终随着健身房的倒闭,成了空头支票。

他利用市里的电话簿找到了一家锅炉公司,请求和一位有经验的人见面。他自我介绍为华纳玻璃加工公司的创建者。

不尽相同,却也联系紧密,再加上会计学等专业,他们在未来可能面临一样的结果——不停地考证。cpa、acca、cfa、frm,还有各种职称类的考试,经管专业学生的一生,是考证的一生。

米妮住在了莱特伍德大道上,霍姆斯便可以安心独享在世博会旅馆的时光了。

参加过6次面试的“千年老二”林哥给我们讲起了往年见闻:某年一个笔试倒数第一的考生“贼他妈幸运”,“面试那天,同岗第一名因为极度紧张刚进考场就晕倒了,第二名也紧张兮兮,居然在自我介绍环节直接报出姓名,违规了,不得分(

造化弄人还是小荷天资过人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尽管也替好友高兴,可心里毕竟是酸酸的。小荷知道消息,自己都诧异:“这也太离奇了吧?”

1995年,我从艺校毕业后留在了杂技团上班,父亲建议我自考大专。父亲已经规划好了,让我读“汉语言文学”专业,因为我小学都没念完,在艺校所学的五六年级的课程基本也是混过来的,数学不好补,汉语学起来相对轻松,且没有入学考试。

“优围健身”倒闭了,可健身大业还得继续。留了一手的我们,早在11月底就去了那家“力量plus”健身会所,办了年卡——倒不是我们这帮学生发了什么横财,只是他们当时的价格实在太吸引人——年费只要299元。

那一夜,安娜在入睡时,心脏仍因为参观世博会之旅的激动和霍姆斯给她的惊喜跳个不停。

--- 领英网查询
标签:a

国外头条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乐宿华黄网立场无关。乐宿华黄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乐宿华黄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